中信国际

English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11年给自己开了一些书单】 【本来「贼政府」也怕拍桌】 【才和郭雪芙传绯闻...鲜肉男星酒】 【霍建华胡歌你侬我侬快亲上了 网
当前位置: > 中信国际 >

11年给自己开了一些书单

时间:2017-05-04 08:5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1年给自己开了一些书单,第一批买进的书,大半是关于影像艺术的理论书籍,《观看之道》用几个晚上就翻完了,《世界摄影史》回到家这两天也看了有一半。学习会让你对原本熟悉的事物越发熟悉或者逐渐感到陌生,在看书的过程中,忽然想起,在对理论进行深度探

         11年给自己开了一些书单,第一批买进的书,大半是关于影像艺术的理论书籍,《观看之道》用几个晚上就翻完了,《世界摄影史》回到家这两天也看了有一半。学习会让你对原本熟悉的事物越发熟悉或者逐渐感到陌生,在看书的过程中,忽然想起,在对理论进行深度探究前,应该先记录下我接触摄影这么久来的原始感悟。待若干年后,看过大量的摄影类书籍时,回头看这篇文章,或许会很有趣。

 

        

         很长的一个阶段,我和许多人一样,摄影仅仅是记录,无论是我拍还是拍我,有意无意只在记录个人的历史。那是一种呆滞的,有些拘谨的表情和动作,拍摄者与被拍者在快门按下的刹那,均是拧巴的,有一些不自然在空气中弥漫。像是凭空有人放了一个恶臭的屁,但大家都不能捂鼻子。

         96年,我入伍参军,部队的营房散落在厦门关外的小山坡中,基本上是以连为单位分散开,彼此有的距离十来公里。有个大爷骑着摩托扛着相机在营房中穿梭,每当阳光泛滥,鸟语风香的天气,他便笑盈盈的出现在一堆荷尔蒙过分旺盛的小兵崽子中间,冲着迸发出的青春痘们大声的吆喝着,“来,拍张照吧”。

         现在想来,他其实是一名很出色的人像摄影师,他懂得用眼神和手势调动你的笑容,用自然光加一块折叠的反光板完成他的布光组合,偶尔还用一朵小野花挡住小半的镜头,营造出一种色彩斑斓的虚化效果。他充分迎合了国家、党和军队的需要,将一堆堆被无聊的部队生活快操成大姨妈的小屁孩,塑造成祖国的花朵,未来的栋梁。亦最大化的满足了这些孩子们父母的精神快感,我能想象到我们、他们的父母在看到照片后,流着口水说:“咱家娃真俊。”旁边还有一堆亲友跟着应和,“嗯,真俊,真俊,”如回声,又如复读机。

         从那之后,拍照对我来说,似乎不那么别扭了。我们和这个神出鬼没,犹如隐士高手的大爷之间达成了一种默契,演一出戏,至于戏外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24×36的尺寸里,我们跟浇过大便的花朵一样,茁壮成长着,灿烂无垠。

         这样的摆拍在99年,北京阅兵那年达到了一个高峰,住在通县阅兵村时,我们常被各种理由拉到户外,列好方队,摆好POSS,然后听着快门声在耳边喀嚓。记得当时最好的单反,每秒可以过掉6张胶片,当长枪短炮一次性几十个围攻你,胶卷以成打的速度被消耗时,那个瞬间,你脚悬空,你头顶天,你眼神高亢,你鼻血暗流,你成仙了。

 

 

      

 

         在05年之前,我与摄影之间的关系应该已经过渡到不再是单纯的记录,我暗自发现摄影可以有选择性的复制与保存生活,只是此时我的视野还局限于自身。

        

         约在05年的8月,陪一位朋友逛平遥古城,沿着老城墙我们差不多走了有两公里之多,在快接近出发点时,我走在她的身后,看着阳光将她的影子投在城墙的一边,她自顾自的身影,显得坚定而又孤独。我下意识的举起相机,然后又下意识的放低,在一个快接近地面的角度拍下一张照片。那是我第一次脱离常规的视角来记录一个影像,我默默的觉得这样会更好的体现那一刻她给我的感觉。应该是从此时,我感受到了摄影的另一种作用,那就是通过影像传递或者营造氛围,用来表达内心的直观感受。

 


        

 

   ,www.438.com;      2010年,在她工作的地方对面,一个不大的意大利餐厅,她坐在了我的对面。她的午餐是一份沙拉,我的是一份批萨外加一份沙拉一份汤,这家餐厅承袭了意大利粗糙的食物质感,又充分发扬了中国北方大盘大碟的烹饪作风,最后的结果是,我点多了。她对我的浪费表示出了不安,她已经从当年那个才华满溢光环满身的女子,成为一个她口中的居家主妇,她诉说她对现状的满意,但我明显感觉到这又并非是她想要的生活。她一如当年那般纠结,却不再坚定了。我带着相机,没有拍照,如果那刻按下快门,我理想中的构图应该是这样的,她侧坐在餐桌对面那把深色的欧式椅子中,身体略有僵硬,光从我背后的窗户映照在她的脸上,与我的左侧前方窗户中透出的稍弱光线,一起在她的脸上交织出明暗的过渡,她有些憔悴,面对生活。从05年起,从她开始,是摄影让我的观察力越发的敏锐。

 

 

         回到2006年,似乎每件事情都绕不开这一年,我都被自己折腾烦了。不过作为一个有文艺情结的老青年,生活中有过严重的失恋打击很有里程碑式的范,如果失恋早一些,或晚一些,生活或许都会不一样。

         05年底结识的她,于当时的我来说,似乎是一种补缺,她身上有着执着,坚韧的品质,小小年纪,生活梳理的很有条理,而那时我正对自己的发展万般迷茫。05年第二次的个人创业与其说是创业,不如说是摸索,我借用一个机会谋求所谓迅速的暴富,但最后只是帮我解决了生存问题,甚至还不能说生存的更好了。最高三万,最低无入的月收入因精神上的压力开支过大,每月收支基本平衡,略有欠亏。04年一系列职场上的打击让我对所谓的打工生涯,更是没有了期许,阴影仍在。内心种种对发展的不安全感同样传导至爱情上。

         这种不安全感在我给她拍的照片中体现的尤为明显,我经常会在她那里采用竖直的构图,这种构图人为的裁剪了我们常规的视角,使得影像欠缺稳定性,无论你如何布局画面,都会有隐隐的不安定。从某个方面来说,照片放大了我当时内心的想法。

 


        

        分手之后,有段时间我无法碰相机,因为很难避免不会想起她。她喜欢琢磨拍照时的构图、视角包括光线,她最理想化的摄影意义是用来保存生命中很多光闪闪的时刻,用来回望生命中的精彩。她用这种方式来维持她的积极,这种积极与我沉浸在失恋中的消极呈现巨大的反差。于是,一想到她,我便有别人走着江南大道,我正踏在钱江一桥之感。而之前所拍下的照片,因为其中所隐含的情绪被放大,亦是不能翻看的。

 

         好在,那时,还有手机。

        

         我当时用的手机是Moto的A1200,是那阶段为数不多有200万像素摄像头的家伙,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一个人活动,用手机去记录生活,直接的目的是排解寂寞。诸多有意识无意识的随手拍,从视觉意义上说几乎是惨不忍睹的,但在当时,它填充了我大量的空闲时间,以及行走、旅途过程中的空虚。

        06年末,我重新开始打工的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去看了一场大师杯的比赛,用朋友的相机,拍下几张照片。这是第一次有意的去捕捉瞬间,以前所面对的影像多是静态的,或者相对规律的运动。而体育类场景,主体在不断变化中,拍照成了一种单方面的互动设计,需提前计算时间差,需假定在未来的时间有可能发生什么,需假设在何时何处按下快门。重新翻看当时用小DC拍的照片,应该说对于摄影,我已开始入门,就此转行,说不定会成为一个不错的摄影记者。

 


 

         不过生活,或者我自己,还不允许我怀有为爱好去工作的念头,当时对别人所说的一句话,代表了我对工作这个事物的认知:“人要么选择为兴趣而工作,要么选择培养对工作的兴趣”。摄影于当时的我来说,只是爱好,亦只能是爱好。

 

   ,www.438.com;      对于爱好,为了避免沉沦,我会设立限度,就像我的手机里尽量不装游戏;网游曾不眠不休玩过三个月后,痛下决心戒除;电脑里的CS也常常是装了删,删了装;甚至QQ亦是如此。一旦觉得某个对工作无用的事物,过度的占据了时间,我就很难用平常心对待它,这是一种对自我缺乏把握的表现,也是我给自己设立警戒线的唯一办法。对兴趣干扰工作的警惕来自于我一个朋友,他在接触音响生意时,先把自己做成了发烧友;在接触广告推广方面的生意时,自己又成为了设计师;后来误打误撞开始玩摄影后,对器材的迷恋成为他的全部。玩物而丧志,老祖宗曾晃头晃脑的说过。

        对于摄影,我所设立的界限,就是尽量不去更新器材。佳能的一款小DC一直从07年陪我到09年,当受到相机的限制将其他的相关要素(诸如光圈、快门速度、焦距等等)绑定后,构图的组合成为我唯一可以辗转腾挪的空间。去发现生活之中,纷乱的视觉世界里那些富含韵律之美的景象,就成为我这个阶段最主要的探索之道。

 


 

 

         09年,小DC对我所言的局限性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08年底,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开始高密集度的全国性出差,常常是一次纵贯南北,忽而哧溜西东,所分管的工作几乎是从零起步,百废待兴。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公司里潜在的政治暗流,必须要融入一个陌生的庞大集体,不能输的恐慌感,使得摄影成为我唯一的避风港。镜头也更多的对准了在旅途之中与我同行的人群,我需要一款反应更快的相机,我希望借此从身边的他们身上寻找一种在现代社会里生存的适者之道,或者说,我寄望从他们身上在来质问自己,为何要如此忙碌?

         我记得当时在器材选择上有犹豫过一阵,单反?微单?手动DC?胶片旁轴?最后之所以选择佳能G10,主要考虑有一定的便携性,可预览可删除,在原有小DC基础上增加了不多的手动部分,还有5倍的变焦,可控视角相对3倍变焦扩展了3米左右,这些基本能满足的进阶的需要,但又不会太多,浅尝即止之。

         从09到10年,G10基本胜任了我的需要,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它帮助我记录下我的同事、我身边的路人,各种工种的普通人。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他们和我一样,被裹挟在这个快速发展的社会之中,不能自己,苦苦觅寻。这种通过视觉不断对世界认知的探寻,负面作用是,一度曾让我对生命的意义又充满困惑,但积极的一面是,所有的人在我的眼里,都相似了。经过摄影,我居然突破了原先内心的桎梏,在面对任何的谈判对手,甚至是工作上的敌对方时,内心都充满悲悯,就像在云之上,遥望被现代文明蚕食的斑斓大地,心有叹息,“活着真不容易,特别是在现在的中国。”

 


 

 

 

         文字同样承载着情绪,在这个阶段,文字中的灰色情结没有影像那么直接,却又是可循的。当诉诸在文字、影像中的情绪在10年积累到一定量级,当工作逐渐在不断克服困难,持续积累中走出束缚,当对规则的探索又一次质问到本质时,我隐约发现,我仿佛错过了什么。       

  ,www.438.com;       应该是在10年的中旬,我又回头全部翻看了我拍下的照片,原来我还是记录过那么多美好的,这些美好往往构图不那么完美,有转瞬即逝的匆忙;原来在我自以为客观的视角中,其实我不过是在有选择性的表达我自己的意识而已;原来我搭建的并不是一条通往世界的道路,而是在自己的内心又开了一扇偷窥的窗…… 


 

 

          摄影和文字一样,都是同一间屋子里几面不同的窗而已,视心情而定,视心境而定,视方便而定,我坐在了不同的窗前。窗外景色的主体是没有变化的,雪雨阴晴,流云飞絮,都不过是点缀。我误以为是这些匆忙闪过的影子映射了世界的秩序,我睁大眼睛,妄图从记录中探寻他们的规律,找到一劳永逸的捷径。我用不同的信息载体去记录这些瞬时的信息,时而文字,时而影像,借爱好之手绘写心中的不坚定。其实窗外一直什么都没有变,变的是我的心。

         去年10月,我放弃了在数码上进一步进阶的打算,摒弃G10,换成胶片+手机的组合。手机用于手发痒时记录生活,胶片的相机用来去适应盲拍,慢慢在旁轴上逐渐进阶,做技术上的突破。

 

         此时我大致的已经感觉到,摄影虽是一种修行,但它仍只是术,借以问道,问的不过仍是人心。

 

         在这个方面的领悟,还得益于新浪微博,因为看过大量无内容的微博后,希望自己的微博至少能分享一些略有意义的事物,开始在自己的微博里推荐一些摄影师。刚才统计了一下,至今我推荐了有120名摄影师,代表着我应该在10年7月至今,看过至少有1200个摄影师的网站。通过他们的视角,摄影的意义逐渐在我这里展现它最初的形态。它,摄影,其实是一个提问的工具,是一个动词,然后,影像做了回答。它与文字或者连续的影像都不同的地方在于,它是浓缩的,提供了视觉的边界,却又可以渲染出大量的想象。         

         它的魅力在于世界与自我是互动的,我们有选择的从世界中裁剪保存影像,而影像又折射出自己的需要,无论是通过摄影从混乱的场景中找回视觉的秩序也好;或是从摄影中去发现更悲的怜悯,触发内心的欣喜也罢;又或者是去捕捉那转瞬即逝的光阴流淌,都是将我们在其他时间所经历过的事物,截留了部分信息,呈现在现在的我们和其他人面前,让我们真切的感受到曾经的过往。

         对摄影的迷恋,同时也代表着对现实的不满足。当对自己改变环境的能力不自信或怀疑时,摄影是很好的逃避方式。大量的影像可以构建一个虚拟的世界,掌控权在相机,在手中,它可以美化亦可以丑化,可以放大亦可以摒弃。摄影师在按下快门时,他就是那个方寸世界里的上帝。

    但生活仍然是生活,摄影是一种虚弱的力,作用的是心境,改变不了的是环境。

    摄影于我来说,亦是一场游戏,曾经,它试图牵绊过我,或者,我试图迷恋过它。

 


(责任编辑:admin)